首页 - 学校概况 - 校长寄语

校长寄语

德业兼修 至善之道

作为务实的理想主义学者,我们坚定地主张:中国高等教育必须重塑大学精神,传承人文道德;传续大家风范,培育职业英才。青年学子更应心存高远,专心致志。读书生活应当融入生产实践,知行互动,全面发展。唯其如此,当今教育方能真正肩负传道授业使命,万千学子可得仁爱之心与厚生之本,渐致德业兼修,近于至善之道。是为吾愿,诚与海内同仁努力为之。

成才之道

关于成才之道,依我对古今中外成功人士的研究,以及本人半生求学、治学和办学的心得体会,要点有二:一要专一,二要实干。兹以此文奉献给报读我院的青年学子。

专一,是成功的要点,也是成才的起点。“专心”方可“致志”。真正的成功者,他一生做成功的事,实际上就一、两门而已。从青少年开始,立志学做一事,学会了、做熟了,有了一门专长,就能凭一技之长从事特定职业,为大众服务,换取个人生存的衣食住行。如果把这份职业上的事坚持做下去,做专了,精通了,就是这个行业的专家;再坚持把这个行业的事做久了,做强了,做大了,对社会有独特的贡献,在历史上留下光辉的一页,这就是成功的事业。一个人能否走上成功的道路,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青少年时期的职业选择,这个职业定向确定得越早越好。一旦选定了,就不要随意转行,坚持数十年,乃至一生,不懈努力,必有大成。

实干,是求学的目的,更是成才的捷径。只学不干,难以成才。实践出真知,实践长才干。“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须躬行”。如今很多学校,无论中专还是大学,考试分数第一,学历文凭至上,关门办学,弊端丛生。教师只管教书,学生只管念书,至于如何掌握从事具体职业的本领和做事的能力,统统拖到大学毕业后再说。其结果是,高等文凭满街跑,实用人才最难找。

大专院校与产业界脱钩,教学活动脱离产业实践,是造成大、中专院校毕业生就业难的根本原因。重提开门办学,学校与企业合作育人,在实践中培育应用型人才,这才是正确的道路。发达国家的职业技术教育莫不如此。

作为务实的理想主义学者,我们推行的教育,乃是一种建立在人文教化基础上的实用主义职业教育。我们立志以终身的努力,来践行黄炎培先生“使无业者有业、使有业者乐业”的教育宗旨。

致青年学子

适时接受专业教育,是每个青年必须尽早做出的选择。良好的专业教育,将确立个人未来的职业方向,奠定青年成才与立业的基石。

成才之道,始于专门。身处信息爆炸的时代,欲成“全才”几无可能。若缺少明智的人生设计和实用的职业指导,诸多学生和家长不免盲目从众,随波逐流。从读高中到大学毕业,若未接受专门而实用的职业教育,不能成长为特定行业的专门人才或“专才毛坯”,求职就业自然不易,回报父母、奉献社会将无从谈起。读书求学十余年,家庭支出或近十万,多数普通人家更是难当重负。不少大、中专院校虽然开设了形形色色、看似热门的专业,但实际上专业教育大多未能落到实处,很多学生苦读到本科毕业,甚至到研究生毕业,还不能掌握一门专业特长,此为当今教育界的流弊,也是学生们不得不面临的窘境。毕业生往往感到学非所用,业无所专,技无所长;而职业界所需又非学校所教,社会百业,亦少能用之才。为强调“学历教育”而以牺牲专业教育为代价,此为大谬。

立业之基,重在实践。学校教育与工作实践密切结合,方能培养可就业、会创业、能立业的人才。学而时习之,谓之学习。国人所云“学习”,往往是“学而不习”。“学而不习”,只能是“学学”而已。“习”的本意就是在实践中动手操作,进行实战演练,绝不是一味地做应付考试的练习题(从小学到大学似乎永远做不完)。先人造“习(习)”字,意指雏鸟学飞,以幼嫩之“白羽”,奋翅于蓝天,其意蕴何其直白与深刻。今之学子,如处封闭之温巢,多以大鸟衔虫为食,旁观侧听雄鹰展翅的故事而已。教育者多以教书、写书和研究“高深学问”、谋取“高级职称”为生计,受教育者以读书考试为本事,以求取“高等文凭”为虚荣,教师和学生统统与产业界“隔离”,从内心里轻视职业劳作,行为上脱离职业实践,常常是“黑板上教技术,教室里种庄稼”,又走上了“关门办学”的老路,使教育远离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此弊不除,人才难兴。

谨以上述成才与立业观,奉献给准备求学的青年朋友,以期引为借鉴。学生者,“学会生存”乃其本意。面对社会上盲目攀比学历、学校里应试教育盛行、关门封闭办学、教学脱离实践的种种偏失,切望众同学提早警觉,明辩事理,务实求真,理性应对。求学之前应洞悉未来社会需要,及早确立职业志向。抉择之时须知己知彼,扬长避短,不媚流俗,特立独行。

诚望诸生广纳良言,择善而行;抱定宗旨、从一而专;定心守志、持之以恒;学而习之,知行互动。渐次达到“学有所长、业有专精、技有所能、术有专攻”,早日成为德才双全的实干型专门家,己立立人,建功立业。

校长的使命

(在第三届中国教育科学论坛上的演讲摘要)

校长的使命源自教育事业的两大原旨:一曰“传道”,二曰“授业”。换言之,一所学校的教育工作,校长所要负责的,首先应是注重传承人文道德,培养优秀公民,教会学生学会做人;其次是传授专业技能,教习学生学会做事,养成职业能力。

当代社会出现道德整体滑坡,已是不争的事实。从精英阶层到民间社会,公义欠缺,良知失守,不少人精神空虚,信仰危机,私欲膨胀,物欲横流,社会精神文明建设缺少支柱,物质文明也连环受害。经济掠夺式增长,污染加剧,城乡居民生活环境日益恶化,假冒伪劣商品充斥市场,防不胜防,屡禁不绝。一言以蔽之,“道之不生”、“德性缺失”实乃国家大患,民之大患。有识之士,深为痛心。

面对这样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唯有正本清源,从教育做起,从学校做起,从校长做起,从一个公众知识分子的坚定选择出发,求新图变,不懈努力,才有真切的希望可以企盼。教育兴国,才可免于一句空谈。

面对传道与授业的双重使命,校长的首要职责是肩负传承人文道德的重任。以公共知识分子的才智、气度、眼界、胸襟、行动力、凝聚力、责任心、社会良知与使命感,担当中国教育的改革者。

面对庄严而艰巨的历史使命,如果没有融会中西文化的气度,没有超越世俗的价值理念,没有刚健有为的精神信仰,没有持之以恒的教育理想,我们如何以获取成就学生、成就未来的精神能量与不竭动力?如果人类文明的神圣光辉未能在校长的胸膛永远照耀,我们就无法指靠每位教师都能高擎理性的火炬?人性的火种何以在未来公民的心中点燃?

在日常事务中,如果我们放弃对永恒价值的不懈践行,纠缠于惯常的商业化运作,或沉溺于官僚化的会议与应酬,或习惯于流水线般的考试训练与智力游戏,那么,任何一个校长都可能被这个世俗社会的所谓规则与常规所异化,校长何以能保持其公众知识分子浩然正气,何以充实思想,砥励品行,为教师们树立精神旗帜,为学子们升起行动标杆?

知其可为而为之,是谓智者;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是谓圣者。今日中国学校的校长须担当教育家与改革家的双重角色,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革故除积弊,鼎新创辉煌。


国家就业战略:从修订《职业教育法》开始

——对话修订《职业教育法》陕西建言第一人
西安生物医药技术职业学校校长刘金田

陕西日报记者董芸 开发区导报记者许若青

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白克明率领的调研组与刘院长等院领导座谈修订《职业教育法》场景


编者按:

中国作为已经崛起的大国,已经越来越强烈地影响着世界。但中国越来越严峻的就业问题,也已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之一。此次修订《职业教育法》,是从根本上解决我国就业难问题迈出的关键一步,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3月24日至28日,全国人大常委白克明率领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调研组专程来陕调研职业教育,为修订职业教育法做准备。西安生物医药技术职业学校 院长刘金田向全国人大调研组提交了有关修法的《五个理顺和八个促进》建言书,并在调研会上进行了专题汇报。白克明常委一行在省人大、省教育厅领导陪同下还前往该院进行实地考察。此次调研活动引发了有关方面和媒体的极大关注。记者为此采访了《职业教育法》修订陕西建言第一人刘金田院长。


记者: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近日在陕调研职业教育,此举意义重大。陕西省职业院校林立,为什么会选您作为代表向人大建言?

刘院长:为做好这次调研,陕西省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委员会有关领导去年春季就到我院考察,充分肯定了我院的办学特色和教育模式。这次被省人大推荐向全国人大建言献策,这是我们全院师生的光荣和责任。众所周知,中国高等教育真正最有活力的部分是民办院校。我院是一所民办职业院校,经过六年的跨越式发展,在西安市、陕西省民办职业教育界逐渐形成了开办生物医药职业技术教育的鲜明特色和“开放办学、双元教育、校企合作、顶岗实习”的办学模式,并且成为中国民办职业教育发展中的一个典型案例。我院2007年荣获“西安市职业教育先进单位”,2008年被评为 “陕西改革开放三十年 职业教育成就奖”。就我本人来讲,在从事民办职业教育之前,有8年国家医药高等院校研究和教学的经历。1994年辞职投身民办教育以来,在职业教育第一线摸爬滚打了14年,对我国职业教育的发展有很多切身体会。我本人长期关注和研究国际职业教育发展,对发达国家的职业教育也比较了解,所以既是职业教育的实践者又是研究者,对《职业教育法》的修订有很多话要讲。作为民主党派知识分子一员,主动为国家《职业教育法》修订建言献策也是我的本分。

记者:众所周知,中国就业形势严峻,特别是在当前世界性的金融危机的影响下,保就业已成为保持社会稳定的重大战略之一,这次修订《职业教育法》,是否与这一大背景有关?它的重要性体现在哪里?

刘院长:温家宝总经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我国就业形势非常严峻。的确如此。解决就业问题已成为国家战略集群中最为重要的战略之一。单从每年新增就业人口的数量上来看,每年流动的2千多万农民工,600万左右的大学毕业生,光这两个层面的人群如果没有受到很好的职业教育,就不能适应国家产业结构调整的需要,这样大规模的人群如果不能很快进入产业队伍,就会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这些问题的解决都有赖于职业教育事业的大发展,有赖于待业人口职业技术水平的整体提升。通过修订《职业教育法》,促进职业教育大发展,无疑也就成为当前立法所面临的迫切任务。人力资源与教育专家们认为:“90%以上的高等院校都应该实施职业教育”,我完全赞同这个看法,如果一个青年受了十几年教育还无法谋职就业,这算什么高等教育?要真正实现中国高等教育全面转型,就需要从立法着手。《职业教育法》是全国人大今年要修订的中国最高立法,这对推进教育改革,逐步解决就业难的问题,保持社会和谐、稳定发展,有着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

《职业教育法》1996年出台以来,对促进、发展和规范我国职业教育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但随着近年来中国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现行教育体制已落后于时代的要求,尤其是去年以来爆发的全球性金融危机,整个世界经济结构的格局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法不容“停”,修订《职业教育法》正当其时,刻不容缓。用大教育家黄炎培的话讲,职业教育的宗旨是:“使无业者有业,有业者乐业”。当前我们必须以改革创新、促进发展的高度来修订《职业教育法》,转变政府职能,彻底改变全社会对职业教育的看法,全面加速职业教育改革与创新。只有不断提高全体劳动者的职业技术水平,才能减轻我国社会长期存在的就业压力,把沉重的人口压力转变为促进社会经济发展的人力资源优势,中国在国际竞争中才会保持核心竞争力。

记者:您对《职业教育法》修订提了哪些具体建议?白克明主任对您的建言汇报有什么评价?

刘院长:我对本次全国人大修订《职业教育法》抱有非常热切的期望,我提出的修法建议可归纳为“五个理顺”和“八个促进”。

“五个理顺”是:一是理顺教育部门与劳动部门的关系。长期以来,政府教育部门和劳动部门两头管理职业院校,政出两门,职业院校举办者无所适从,社会公众难明实情,毕业证书体系含混,损及政府公信力;二是理顺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的关系。我国高等职业教育体系尚不完备,绝大多数办学层次仅限于专科层次,形成事实上的终结性教育。由于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不能充分衔接,在政策上对中职学校毕业生报考高职院校存在着名额限制,使大多数职校毕业生深造无望;三是理顺职业教育与成人继续教育、高教自考、远程教育之间的关系。由于在教育政策上对高等职业学历教育实行规模控制,每年大约有数以十万计的高中毕业生和职校毕业生进入成人继续教育、高教自考与各类远程教育(电大、网络教育)体系,以求取高等教育学历文凭,往往形成典型的“成人应试教育”现象,浪费了宝贵的职业教育资源、严重妨碍了职业教育的发展;四是理顺政府部门、行业协会与职业院校之间的关系。在我国职业教育格局中,政府主管部门的权利过大,既举办职业院校,又审批职业院校,还评估职业院校。行业协会、企业单位等非政府组织在职业教育中的角色、地位和作用十分微弱、甚或缺位,这已成为影响职业教育事业健康发展的瓶颈性因素;理顺公办和民办职业教育的关系。民办职业院校已成为职业教育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但各级政府对民办职业院校的实质性支持不大,民办院校只能依靠其体制性活力在夹缝中求生存,亟待国家支持。

“八个促进”是:一是加大政府职业教育经费投入,改革经费投入方式(设立职业教育代金券),对各级政府用于职业教育的经费来源与经费比例在立法上应做出刚性规定;二是建立良性的投资回报机制,吸引和鼓励企业单位、公民个人以及各类投资机构等社会力量出资兴办职业院校,设立职业教育基金,支持和参与职业教育发展;三是充分赋予职业院校办学自主权。职业院校应当迅速适应产业发展和就业市场需求,自主调整办学层次、专业设置、招生计划、教学计划与实训安排等。四是突破以学校为本位的职业教育定势,确立“校企合作、双元教育”模式,形成以行业专家、技术能手、服务标兵、经营精英、管理专才为主体的新型 “双师型”师资团队;五是建议政府设立职业教育实训实习基金,调动企业参与职业教育的积极性,从根本上解开顶岗实习难题;六是依法确立行业协会在职业教育中的作用和地位,彻底改变行业组织依附于政府职能部门的现状;七是政府各级劳动部门和行业主管部门应依法履行职业技能鉴定监管工作,依法监管行业准入制度的实施,确保职业院校毕业生就业渠道畅通;八是依法加快职业教育对外开放,推进我国职业教育国际化进程,鼓励国内职业院校开展中外联合办学。

中国的职业教育问题是一个整体性、系统性问题。因此,修订《职业教育法》应从整体性、系统性上考虑,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白克明主任率领的调研组昨天上午在考察后指出,

 西安生物医药技术职业学校 “依法办学、特色立校、校企合作、服务民生”的办学经验,给职业教育界提供了很好的一个案例,尤其是“校企合作、顶岗实习、先就业后毕业”的做法,对解决大中专院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是非常有价值的启示。能得到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领导的肯定和支持,我们一定会继续努力。

记者:对职业院校自身来讲,“特色立校”和“校企结合”是职业教育的核心竞争力,也是必由之路。您领导创办的

 西安生物医药技术职业学校 在这两个方面都做得很到位,是一个成功的范例,您能具体谈谈吗?

刘院长:

 西安生物医药技术职业学校 的办学经验,可以概括为“四个一”。一个弘扬:即以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为切入点,以:“仁民爱物、修身立业”为校训,用仁爱精神培育校园文化,提升师生人文道德素质与职业精神;一个特色:即以开办生命科技和生物医药职业技术教育为特色,根据市场需求创设新型应用专业:生物制药工程、医疗器械工程、口腔修复工艺、医学生物技术、食品生物工程已成为

 西安生物医药技术职业学校 


特色专业,今年还将根据民生需求,重点推出食品安全检测、急救与灾害救助、有害生物管理、健康管理等全新专业;一个定位:即以培养生物医药与健康产业实用人才为教育定位。随着现代健康服务业的兴起,一批涉及第一、第二、第三产业的庞大新兴健康产业集群正在形成,它将以高技术、高情感、高服务和劳动密集型职业为特征,吸纳数以百万计的生产技术、专业服务和营销管理高技能人才;一个模式:即以实行校企合作、直通就业为办学模式。

 西安生物医药技术职业学校 按照“一年通识教育、一年专业教育、一年职业实践”的三段式学制,使各届毕业班学生在为期一年的顶岗实习中实现了“在实践中学习、在实习中就业、先就业后毕业”,为职业院校毕业生顺利就业开辟了直捷通道。

如今与我院建立校企合作办学关系的用人单位达200多家。已有三届毕业生共1200多名同学成为健康产业生产、服务和营销第一线的实用型专门人才,他们活跃在西安、北京和深圳的高新区以及沿海地区的生物医药与健康产业单位,深受用人单位及社会各界好评。我们西安生物医药技术职业学校 2010届将有近2000名毕业生,在近两个月将被用人单位全部预聘开始顶岗实习,走上“在实习中就业、先就业后毕业”之路。

记者:您对西方发达国家的职业教育了解吗,他们在这方面是如何做的?我们和他们的差距在哪里?

刘院长:以德国为例,德国的职业教育模式是“双元教育”,学校是一元,企业是一元。学校和企业联合培养人才,被认为是德国经济长期高速发展的秘密武器。职业教育一定要实现校企结合,我打个形象的比喻,学校是父亲,企业是母亲,父母结合才能生一个健康的孩子,校企结合培养出来的学生才能在就业市场上活下来,才有就业能力。从培养模式上来看,光在学校里读书培养不出来真正有用的人才。大学教育脱离产业实践,是中国高等教育的顽症。一个中国留学生在法国读工商管理专业,三年里有一半时间跟着企业老板在市场上实干,国外的大学非常注重在实践中学习。西方发达国家毕竟积累了数百年兴办教育的经验,其职业教育体系也比较系统、实用、科学。我们必须以谦虚、开放、积极的心态去研究、去学习、去引进,结合中国的国情,兼容并蓄,创出具有中国特色的职业教育新模式来。

我国职业教育大师黄炎培先生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创立的职业教育“学习一贯互进法”,在当代仍具有伟大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值得我国教育界广大同仁继承和发扬光大,现在不应当再坐而论道,而应起而实行。在职业教育教学过程中,一定要实现“教、学、做合一,在学中做、在做中学”。

记者:走进西安生物医药技术职业学校 、从孔子像、校训,到西安生物医药技术职业学校 每一栋楼的命名,都能感受到浓厚的儒学色彩,您本人也给人以儒者型教育家的形象。听说,您还是陕西孔子研究会的常务理事,作为一家技术应用型的学校


,倡导儒学有用吗?

刘院长:对中国儒家文化的认同,是我在办教育的困境中找到的精神归宿。我们这一代人由于受文化大革命的影响,在我们原本的知识结构中缺失了中国传统文化。在我从事职业教育过程中,就常常面临着一个很大的问题。关于传授职业技术,我们可以请来行业专家、企业家和工程师来上课,在职业岗位上去实践;但当面临学生信仰缺失、心灵空虚、职业道德建设力不从心等问题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感到很迷茫。一个掌握了食品检测技术的人,怎样才能防止他往牛奶里添加“三聚氰胺”?用什么样的文化去教化学生,去培养学生的爱心,去提升学生的道德品质,去提升学生的职业素养?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儒家文化就成为一种可供挖掘的人文宝库,这和党中央倡导的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实质是完全相符合的。

孔子是中国古代伟大的思想家和教育家。作为中国民办教育实践的伟大先驱,孔子创办的私立学堂,不仅仅聚众讲授仁爱之道,还注重传授职业本领,注重学生能力培养。孔子教授学生要学会“礼、乐、御、射、书、数”六艺,可以看做是孔子教授学生的六种技能,也可以看做是今天职业教育中的六门专业,比如这“御”就是如何学习驾马车,相当于我们今天的汽车驾驶。你看这个儒家的“儒”字,左边一个单立人,右边一个需要的需,解释开来就是“人所需要的学问”。儒学不是空洞的、抽象的,在一定意义上说儒学是一套最实用且能与时俱进的学问体系,其中充满着做人的智慧和做事的功夫。孔子主张“有教无类”和“因材施教”,什么样出身的学生他都收,还根据学生的天分实施不同的教育方法,这些和我们倡导的职业教育原理是完全一致的。孔子还非常关心学生的就业,乘着马车亲自带他的学生到各诸侯国去推销人才。所以儒家的文化很务实、很有用。

儒家文化的核心是仁爱精神,强调“仁者爱人、仁者恕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己所不欲、勿施与人”,“吾日三省吾身”,“泛爱众面亲仁”等等,无不闪烁着人类文明的光芒,体现着以人为本的和谐精神。儒家文化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的核心,它有着一系列可操作的理念和程序,值得大力传承与弘扬。

  今天,我们不应还在谈儒学有用没用的问题,而应该是如何把它用好的问题。我们西安生物医药技术职业学校 从事的是维护人类健康的大事业,要培养学生自觉担当“爱护生命、促进健康”的人生使命,无论是从形而上“道”之(传承人文道德),还是形而下“器”之(传授职业技术),我们都非常需要大力弘扬儒家的真精神。